只想着玩 2019-06-16 22:01:48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

【雷雨世界像场灾难电影】

路线:阿尔巴尼--布雷默湾 --埃斯佩兰斯


驶离Two Peoples Bay,在路过闭门谢客的“蓝魔虾农场”后,我的手机导航又一次迷失在空旷万里的乡间小道中。停车犹豫之际,一部白色小车默默放下车窗,似乎是特地向我打声招呼。

——“你好,需要什么帮助嘛?”

——“哦没事...我只是在找去Bremer Bay的方向”

——“哦,那边估计还得走两个小时,你得先开到一号公路上,注意一定与Albany方向相反.....这样吧,跟我走,我带你们去岔路口”

这位墨镜老哥热心的“友情伸手”,让我一时惊喜到难以言表;好在并不懂英语的家长们、此时此刻竟都无师自通般地心有灵犀。

于是,小红识相地跟着小白,悠哉游哉地穿梭于田园画幅之中。不消十分钟的功夫,小白在1号公路的岔路口边减下车速、开启闪灯,并潇洒地向右手方一指,便大摇大摆地朝着反向的Albany市区跑去。

澄净的阳光铺洒在柏油道上,一路蒸腾出源自陌生的温暖。


通往布雷默湾的1号公路,明显比之前的路段寂寥了很多。日暮西降、畅野飞驰,路过惊起纷群彩鹦;偶现一只大袋鼠直立路边探头张望:它犹豫了半晌,又好生无趣地跳回了金色灌木丛中。随着高速路边的地名指示牌正式转变为“BB”(缩写),昭示着今天的长途之旅行将落幕——夕阳散尽最后一丝能量,化成一鼓作气的温柔终章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布雷默湾周边有众多优质白沙滩,同样风格迥异,但却缺乏人气)


Bremer Bay其实是西澳南海岸线上的一块未经细雕之璞玉。从地形上看,这里附近水系丰盛、海岸线婀娜多姿、白沙滩质量极其优异,就自然风光和旅游资源而论,并不亚于“白沙天堂”Esperance,只是缺乏开发与宣传使得这里依然保持着往日的宁静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布雷默湾主沙滩,彰显一丝野性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阴雨天气适合低饱和的黑白色调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水浅沙白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涨潮的浅滩形成泻湖)


值得一提的是,布雷默湾还是南半球规模最大的Orca观鲸点:在这个季节,其南向数十公里外的大陆架海域活跃着大群逆戟鲸,而一艘从该镇起航的探险船每天都将带领游客寻访这些看似亲切、实则凶残的深海掠食者——很明显,这项活动是小镇的一大旅游卖点,原本我们也对此有所计划,但败兴于疲惫与天气,最终我们还是放弃出海、选择为赶路而养精蓄锐。


我们在此住的民宿,或许是此行中面积最大的一家。这个原本可供八人团聚的“小别墅”,实则是一栋搭了阁楼的大平房。它通体绿色、简朴的造型以及室外的天然气大罐,似乎浑身充斥着乡土气息。好在内饰中饱和的色调赐予这里有如避风港般地温馨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小别墅外型并无太多特色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二楼阳台直面河口,视野良好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主卧室采用蓝色调装扮,充满着海洋气息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四床位卧室,专为带小孩的家庭所设计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阁楼空间宽敞,足以腾出一间采光良好的游戏室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一楼属于开放式空间,客厅、餐厅与厨房无缝融入其中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厨房装备非常完善)


1月29日清晨,无力的阳光出乎意料照进阁楼、让我们误以为传说中的风暴只是虚惊一场——然而一阵妖风拂过,不消半小时便将空中的积雨云堆积得密不透风。眼前那失去光彩的白沙滩索然无味,倒还不如窝在宽敞明亮的大别墅里,好好烹饪一桌大餐呢。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我先给房东Andrea发了短信、申请将退宿时间顺延至午后,便可以着手柴米油盐了——不料,在一番莫名的手忙脚乱中,竟然磕坏了一只盘子。

“这可尴尬了。房东人也不在,弄坏东西都不知道怎么赔?”我瞅这个磕碰掉一小角的盘子:虽然不影响正常使用、但毕竟不再完好无缺了,怎么也得跟别人(包括未来住客)打个招呼吧。

所以——如何尴尬而不失礼貌地说明这个问题呢?我灵机一动,看到了橱里一只没有把手的小锅(不知原因,可能也是被之前的住客弄损的);于是将两者摆回一道、并夹了张小纸条写上,“由于此锅没有把手、一时烫伤而不小心磕坏餐盘,我们倍感歉意!并麻烦注意更换,谢谢理解!”歪七八遭的言辞中,佯装自己也吃了亏似的,竟然读上去还没什么违和感。

“得了,再送一下万能的中国结吧!”自感小愧,我也只能靠这种灵验的小伎俩博得点好感了——不过这回,我真不是所谓的贿赂,而是补救一些良心。

——“Andrea,非常感谢你的帮助,我们享受了一顿悠闲的午餐。爱这里的一切!并赠予中国结以示祝福!”

——“啊!这真是太美好的礼物了!万分感谢,并祝你们新年快乐,一路顺风!”


就这样,我们匆匆告别了这座没有任何连锁超市、只剩一家General Store的海滨小镇,好似不忍打扰它的宁静。


冒着狂风暴雨,我们全力驶回1号公路、并朝Esperance方向呼啸而去。原本这一路上,澳洲越野圣地Fitzgerald River国家公园以及Munglinup假日营地,都是值得一去的沿途落脚点;但在如今的大雨瓢泼之下,这些地名只能留存在飞速抹过的路牌上了。 400公里的漫长行程、我在公路狂奔的高度紧张中一鼓作气;唯独留下的印象,是Ravensthorpe的那个好比“中国式”脏乱差的休息站,以及大卡车迎面擦肩而过时那股神经抽搐般的车身颤抖——好在,四个小时的坚持与战栗,终于在那桩写有单个字母“E”的路牌指示下,抵达我们向往已久的天堂小城——Esperance(埃斯佩兰斯)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hg25888老实说,埃斯佩兰斯是我此次西澳之行最为期待的目的地。究其原因,倒不是因为风光有多么出挑,只是它的一个客观特点承载了一切——那就是——远!从地理位置上来看,埃斯佩兰斯距离周边任何一个有民用航线通过的西澳城市、都超过4个小时的高速车程(虽然埃市也有小型民用机场,但稀少的航班、有限的吞吐量以及较高的价格显得很不亲民,因此也不会是大部分游客的选择);依地势风格而论,它既不属于西澳的黄金内陆、也很难完全归结于南部的茂密海岸。它是一处独特的个体,单独占据着西澳地区最具特点也是最为密集的旅游资源——从白沙连绵的“大洋道”、到全澳之最的“大海角”;从惊艳全球的孤岛上粉红湖,到复古英伦的巨石阵......可能,是上帝过于钟情于这座“天涯海角”,不惜添以最亮眼的色彩,来凸显他的偏心。


然而,千里迢迢降临的埃市并没有给我们留下显着的第一印象。由于预订的这家民宿比较火热,我们尚来不及在29日直接入住、而是选择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家Comfort Inn过渡一夜。宾馆毕竟只是宾馆,中规中矩的设施、冷冷冰冰的装潢,总是缺乏度假该有的生活气息,唯一的优势在于位置便捷,步行即可到达市中心的大部分商店。于是次日的上午,我们便在麦当劳的早餐和公共图书馆的免费wifi支援下,无所事事地度过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午后的天气、依旧如同诅咒一般,没有任何起色——不过随着心态的逐渐平和,这种预料之内的消极状况根本无法抵消我们本应有的期待,因为——现在,是时候搬去这家让我寄予厚望的新居了!这家位于West Beach的公寓式民宿拥有文艺清新的地中海风格装潢,连名字都散发出蔚蓝海岸的气息:Martins De La Mer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淡雅的白色是这里的主基调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双人床主卧室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蓝白搭配的希腊风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直面海景的惊艳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次卧一对单床稍显局促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墙上的装饰画恰到好处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暖色的床头柜倒是亮眼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卫浴充分利用空间,装扮不失雅致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浴缸尾端的双层小摆件非常有意境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走廊侧的法风挂件颇具文艺气质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毫无疑问,这套民宿的最大亮点,就是这间“躺在床上看海”的主卧了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坐在摇椅上看海,无比惬意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当然,民宿室外也有宽阔的使用空间:比如这里巧妙利用二层阳台的地板,搭成一座开放式的海景餐厅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出门便是West Beach,这里也是当地一个新兴打造的住宅街区,致力于发展度假民宿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室外的小花园也不乏姹紫嫣红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刚步入民宿之时,我们惊艳于这里近乎完美的内外摆饰,以至于当一个年轻女人从楼上向我打招呼时,我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——原来她就是房东Caroline。

——“嘿,这里都ok嘛?我新买的锅子已经放在厨房桌上咯,你们随时可以用”

——“It's...Superb!”我兴奋得一时语无伦次,脑袋里只蹦出了这么一个俗词。

带着黑超的Caroline热情一笑,便推着婴儿车径自回屋了。我这才发现,原来这栋别墅的第二层是块更宽阔的空间,猜想房东和家人应该常驻于此吧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由于连续的雷雨天气抵消了出游兴致,我们在埃市的生活节奏、便完美契合养老属性:清晨在淅沥的小雨声中睡到自然醒,走上家门口的West Beach海滨栈道走走逛逛,呼吸新鲜空气、静候潮起潮落;市中心唯一的大型连锁超市Woolworth成为每天的必游之处,一来二去,我们甚至都摸透了薯片和葡萄的打折时段、以及那贵得肉疼的土产洋鸡蛋和便宜咋舌的Pink Snapper。穿过一条挂满房屋中介广告的出口走廊,一家品种齐全的渔具店门可罗雀,这也让天天路过闲逛的我、假装成为了一名常客。

当然了,我和这家渔具店的结缘,还得归功于那副从某宝上特地淘来、却从未成功挥出的鱼竿。店里一位卷毛小哥技巧娴熟地帮我绕了线,我便顺势和他唠嗑起来:

——“嘿,兄弟。你说这附近哪里可以钓三文鱼呀?我听说Tanker Jetty是你们的垂钓圣地?我昨天路过看到有人钓上好多呢...”为了强行尬聊,我稍稍添油加醋了一把。

——“哦,是吗?那个地方确实很好!不过比较适合钓whiting和鱿鱼。要是三文鱼的话,你得首先配上一个大铅锤,然后去Salmon海滩试试”卷毛小哥老实巴交、略带羞涩,他一边绕线、一边轻声细语地答道。

——“哎,这里天天下雨的,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最佳时节啊?”

——“现在就是啊!夏天风景最美、也是休闲钓鱼的旺季,只是......It's never rained for the last 5 weeks, until Sunday's noon...”

看来,确是我运气真巧,碰上百年一遇的“台风”了。只得漫无目的地走在市中心的滨海大道Esplanade上,眼前好一幅英伦范大片——不过直到途径Tanker Jetty我才发现,这里其实早已闭门维修了......

也罢,正如西澳的佛系宣传语一样,"Just another day in WA!"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阴天背景下的Esperance,海滨大道上标志性的鲸尾雕塑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Recherche群岛的晚霞)


事实上,Esperance丰盛的旅游资源,足以撑起我所安排的4天逗留时间:在Great Ocean Drive畅享精致海景、在Cape Le Grand国家公园悠然探索全澳最白沙滩、去Recherche群岛体验垂钓刺激,以及——那座传说中世界之最的“粉红湖”Lake Hillier。粉红湖位于埃市东向120公里处的Middle Island——尽管那里坐拥纷繁的植被、洞穴和白沙滩,它却是名副其实的无人岛(当然,有传说这个天堂小岛曾是澳洲唯一海盗Black Jack Anderson的落脚点)。因此,想要欣赏这个被Dior广告所青睐的粉红湖,只有通过空运和水运两种途径、辅以足够的金钱和运气才能实现这夙愿——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Middle Island以及Lake Hillier的卫星地图)


1.Esperance Island Cruise游船公司提供豪华艟船可供往返市区码头与Middle Island。然而航程遥远(单程4-5小时)、运营成本高昂,必须凑足人数才能正常出发。当然,游船公司每年会开放几次(<5)船期(价格为可以接受的320刀)作为宣传;如果凑不上这些时间,那唯一的方法、就只能花6.5k刀包船了。

2.观光飞行。比如Goldfields Air Services供应价值370刀的飞行旅程。我所联系的私人飞行员Rob Rolland是当地最早的Scenic Flight供应商,报价为800刀包机——不过这两者的小飞机,均只能从该市的小型跑道起降,也即只能通过低空飞行的方式,在1.5小时的航程里,俯瞰粉红湖及城市周边壮丽的白沙海岸线。

3.租赁一架直升机、从Cape Arid国家公园起飞前往Middle Island、并登岛游览粉红湖。FB上的一家私人供应商Kimiora Mccarthy报价为1k刀,但值得注意的是:起落地点位于距市区150公里开外的Cape Arid,驱车往返5小时的时间成本也是一个需要斟酌的问题。


当然了,以上的信息罗列仅供读者参考比较,因为当时对于不走运的我们而言,毫无生机的天气条件不得不早早放弃这些奢侈的游乐计划,只能在最后一天押宝传统两样:“大洋道”&“大海角”。


2月第一天,天气预报指示将于下午转晴。按耐不住连续三天的慢熬,赏景心切的我们,午后便决定先出门碰碰运道。只可惜,埃市缓慢的生活节奏似乎也将恋恋不舍的云层拖住步伐——清冷的天空,依然难见蓝天的迹象。不过既然心已离弦,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上路了。

今日的行程,打算先穿越市区向东行进、抵达距离最近的大沙滩Wylie Bay,然后折返前往“大洋道”一探究竟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这里号称埃市近郊最佳垂钓点,不过更吸引我的是这一处拖尾式分界白沙滩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Wylie Bay方向可遥望Mullet Lake的白沙丘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灰沉沉的分界沙滩显然抓不住我们愈加挑剔的审美。既然见涨的潮位也不宜挥竿入海、这个传说中的最佳垂钓点也难以应验,我们自然很快撤离、正式驶向“大洋道”的海景盛宴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Great Ocean Drive与维州的世界级沿海公路Great Ocean Road只相差一个单词,但规模和景致却大相径庭。在这条只有40公里的环线上,拥有超过十处风格迥异的纯白沙滩,配合公路、礁岩、泻湖、海岬、风车等景观元素,呈现五彩缤纷的绝妙画幅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West Beach全景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遥望Chapman's Point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宽阔的白沙滩适宜牵手漫步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当然,也有“灵修者”在此独自放空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海滨步道安置齐全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标志性的Twilight Beach,最大特色是浅滩上矗立的几大礁石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仔细观察,礁石上“千疮百孔”,布满了空洞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Observatory Point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东侧的浅滩呈现不规则的斑斓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远处的游艇即是出海钓鱼活动的供应船家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9 Mile Lagoon 九英里泻湖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Observatory Beach是“大洋道”上质量最高的白沙滩,同时也是良好的日落观赏点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幸好,漫长的等待终是值得的。黄昏时分,云开雾散;趁着晚餐后的饱腹感,我再一次驶上“大洋道”,为告别这场持续数日的灾难电影,记录下一幕充满希冀的收尾。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Fourth Beach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无人沙滩上的钓客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老外就喜欢这么随手摆起鱼竿、躺在沙滩椅中,耗上个大半天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金光挥洒下,交错的植被呈现出抽象化立体皱褶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此刻的Twilight Beach是一天中最应景的时光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沙滩上奔跑训练的队员,在黄昏下竟彰显朝气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步入最美日落海滩Observatory Beach,眼前豁然开朗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大洋道北侧的风车群点缀出画面的灵动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摄影师自然不会错过这一天中最神奇的时段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(漫步夕阳下,通透的金光一扫阴郁,迎接明日朝阳的回归)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【西澳大利亚】四千公里的南回归线 【十三】-埃斯佩兰斯


(未完待续)

全部评论(0